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高教动态专家论坛集思广益发展规划学术交流关于我们下载专区

 通知和文件
· 关于聘任王新平等27位同...
· 关于公布2016年度高等教...
· 关于做好2016年度学校高...
· 关于开展2014年度高等教...
· 关于开展2013年度高等教...
尚无内容。
· 《“十三五”发展规划编...
 
中国高等教育的规模分析
2009-05-06 16:50 毛盛勇 高教所张剑推荐  《统计研究》2009-4-22   (点击: )

一、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迅速

(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规模迅速扩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高等教育发展很快。高等教育招生数从1978年的40·2万人增加到2006年的530万人,增长了12·2倍;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从1978年的16·5万人增加到2006年的377·5万人,增长了21·9倍;普通高校在校学生数从1978年的85·6万人增加到2006年的1738·8万人,增长了19·3倍;普通高校数量从1978年的598所增加到2006年1867所,增加了2·1倍(此外,2006年全国成人高校数为444所,民办其他高等教育机构为994个)。特别是1999年高校扩招以后,招生人数、在校生人数、毕业生人数等均快速扩张(表1)。目前,全国普通高校在校本专科学生超过1738·8万人,研究生超过110万人,成人本专科和网络教育本专科学生总数超过800万人,中国高等教育总体规模已超过美国2005年秋季的1740万人(李文利,2007),跃居世界第一。

(二)我国高等教育仍处于大众化起步阶段 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结果表明,我国15岁至64岁人口中,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为4·81%。根据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推算,该比重为6·94%。1999年,该比重在OECD国家平均为22%,其中,美国达35%,日本和韩国分别为31%和23%。截至2006年底,我国平均每十万人中也只有1816人在校接受高等教育。2006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22%(教育部,2007),按照1999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和《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中提出的目标“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力争2010年接近15%,进入大众化阶段”,尽管我国2002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就已经达到15%,比计划提前8年进入了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但目前美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超过80%,日本和韩国也均超过50%,都进入高等教育普及阶段,中等发达国家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平均水平也已达40%。根据著名教育理论家马丁·特罗关于高等教育发展阶段理论,我国高等教育目前仍处于大众化的起步阶段。

二、中国高等教育规模的相关研究近年来关于高等教育规模的研究和讨论很多,总的来看,有两种观点:

一是认为经过近几年的扩招,高等教育规模已经过度了,应该控制规模,并将重点转到提高质量上来。另一种观点是尽管近几年规模有较大扩张,但我国高等教育规模无论是和世界平均水平相比,还是和自身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要求相比,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并不存在规模过度的问题。认为高校规模过度的主要依据在于:高校毕业生就业越来越困难,高等教育质量下滑的质疑不断,中国高等教育规模在经历了快速扩张以后,已经超出了经济社会等方面的需求和自身的供给能力。

主要表现在:(1)应届大学毕业生就业率下降,2002年至2006年连续多年就业签约率在70%左右(教育部,2006)。(2)高校毕业生起薪明显低于一般预期,如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和毕业生就业”课题组2003年6月对7个省区市的45所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就业情况调查表明,高校毕业生的起薪平均值仅为1500元/月,有41%的人估计其月薪在1000元以下,有45·5%的人估计在1000元至2000元之间,有9·5%的人估计在2000元至3000元之间,只有4·1%的人认为月薪可以在3000元之上。2006年高校毕业生起薪进一步下降,有的地方甚至出现“零工资”现象,有的地方出现大学毕业生进入保安、保姆等知识含量较低的劳动力密集型行业。这些现象说明高校毕业生规模已经超过了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出现了“过剩”。从供给方面看,近年来在财政性教育经费绝对数额增长较快的情况下,高等教育经费仍然捉襟见肘,带来高校各类教学资源的不足和教育质量的下滑,以及学费的大幅上涨,并加剧了高等教育的不公平。这说明目前的资源条件不足以支撑现在的教育规模。

另一种观点认为中国高等教育规模无论是和国际平均水平进行比较还是和自身潜力相比,都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李文利和闵维方对1996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成年人口预期平均受教育程度两个指标进行了国际比较,认为两个指标都明显偏低。同时,还以所有申请进入高校的学生规模作为潜在规模进行了测算,认为高等教育实际规模与高等教育总需求之间存在较大缺口(2001)。岳昌君采用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作为衡量高等教育发展规模的指标,对2000年、2001年数据进行分析后认为,中国高等教育人口比重总体低于国际平均水平,中国各地区高等教育人口比重均低于预期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的国家的平均水平。这表明,中国对高等教育人口的潜在需求空间仍然较大,特别是京津沪地区和东部地区对高等教育人口的潜在需求空间更大(岳昌君,2004)。李锋亮也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下毕业生就业形势趋于严峻,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展并不必然导致高等教育收益率的下降(2007)。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2002—2003年度130个国家和地区的统计,世界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平均为31·3%,若以我国2005年的21%计算,我国仅排80位左右,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周满生,2007)。

三、高等教育规模的供求分析高等教育规模总体来说,要以高等教育劳动力的市场需求为导向,并与之相适应,决定于高等教育的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宏观层面看,高等教育劳动力的需求决定于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程度(如经济增长速度,总需求等)。经济水平越高、经济发展速度越快,对高等教育的需求越强烈。

一方面,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更多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才;另一方面,居民由于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个人收入水平和支付能力增加,对高等教育的需求会增加,对高等教育权利的诉求也会增加。高等教育的供给一方面受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经济发展水平高、速度快,政府和社会就越有积极性和能力增加对高等教育的投资,另一方面也受国家教育政策特别是教育财政的影响。微观层面看,高等教育劳动力的需求决定于劳动力的边际生产力,边际生产力越高,市场需求就会越强,劳动力工资就会越高。边际生产力的直接表现就是学生的质量,包括毕业学校、专业、学习成绩、学历层次等因素的综合反映。根据人力资本理论,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劳动者在劳动力市场上具有更明显的能力“信号”和竞争能力,可以获得更高的劳动报酬,因此高等教育被认为是一种可以带来预期回报的人力资本投资。高等教育劳动力的供给决定于劳动力的价格,价格越高,供给量越多。现实中的表现就是市场需求强、就业率高、工资水平高的专业或者学科越容易招生,面向市场培养的学生越多。但现实中高等教育培养的学生并不一定和市场需求吻合得很好,其原因在于:一方面高校对市场反应比较滞后或者不大敏感,另一方面可能受制于资源约束和政府管制如资金和专业教师缺乏、学科无权调整等,第三方面可能是高校更多的考虑办学的成本收益,大量开设一些办学成本低但有规模效益的专业,培养的毕业生大量趋同,造成就业困难。此外,一些学校的特色专业或者人文专业尽管市场需求不多,但出于教育的社会责任和使命也会培养一部分该专业学生。

近年来,尽管我国高等教育费用日益上涨,但居民求学欲望依然十分强劲。据中国社会调查事务所2006年对北京、天津和广州三地的专项调查,71%的家长表示大学学费再高也愿意让孩子上大学(瞿华,2007)。根据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推算,我国18—22岁青年人口中,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只有11·7%。此外,根据2006年数据,我国初中升高中升学率为75·7%,高中升高等教育(含电大普通班)的比率为75·1%,可初步估算高等教育在经历了多年的快速发展后,适龄人口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在50%—60%。也有研究表明,20世纪90年代以来,尽管我国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但各级教育收益率均显著提高,其中,高等教育明瑟收益率从4%左右提高到13%(陈晓宇、陈良、夏晨,2003)。

从经济学上解释,如果一项投资的边际收益率递增,说明该投资的水平还未达到均衡水平。因此可以认为,我国高等教育的投资需求还很强烈,我国高等教育还有很大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仍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但与强劲增长的需求相比,我国高等教育的供给能力明显不足。长期以来,我国教育投入严重不足,国家财政用于教育的支出占GDP的比重偏低,低于3%,不仅远低于美、日、法等发达国家,也低于印度4·1%的水平(2002年),甚至低于世界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离《中国教育发展纲要》提出的20世纪末实现4%的目标差距较大。数据显示,公办普通高校生均事业经费从2000年之后开始明显下滑,由2000年的12815元下降为2004年的12122元,生均预算内事业费支出从2000年的7309元下降为2004年的5552元,2005年降为5376元。加之我国教育的社会融资和投资比重一直比较低,所以高等教育的供给能力面临严峻挑战。

因此,从高等教育的供求来看,存在的主要矛盾是高等教育的供给能力不足,满足不了需求,并不是供给过剩。但到底一个国家和地区高等教育的最优规模或者最适度规模是什么?理论上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在这个问题上,既不能完全看潜在需求,也不能完全看供给能力。因为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提供满足所有潜在需求的高等教育水平,都不可能不考虑自身的供给能力和高等教育投资的机会成本。

但另一方面,又不能以供给能力的约束为理由,无视经济社会发展和人的全面发展对高等教育日益膨胀的需求。

四、中国高等教育规模的实证分析反映高等教育规模的指标有很多,如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每十万人中高等教育人数和成人人口的预期平均受教育程度等。一般来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波动较大,如我国1990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只有3·4%,1999年为10·5%,其间平均每年增长0·7个百分点;从1999年至2005年的6年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10·5%增长到21%,平均每年增长近2个百分点。成人人口的预期平均受教育程度又不能直接反映高等教育的规模,因此本文采用高等教育人口比重,应用2005年数据进行国际比较分析。从经济学角度看,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主要与经济发展程度和产业结构有关。一方面,一个国家高等教育人口比重越大,说明该国人力资源拥有量相对越高,劳动生产率也越高,用人均国民收入(GNIPC)衡量的经济发展水平就越高;另一方面,一个国家人均国民收入越高,说明越有条件来发展高等教育,高等教育的人口比重就越大。

因此,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人口比重普遍高于发展中国家,随着一个国家经济水平的提高,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也会逐步提高。此外,产业结构也与高等教育人口比重有关。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和该国的要素禀赋与发展阶段有关。

要素禀赋条件决定了该国的比较优势,自然资源丰富、劳动力充裕的国家在发展第一产业和劳动力密集型产品方面具有比较优势,产业结构特点必然表现为第一产业和劳动力密集型产品比重偏高。随着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产业结构会不断演进,逐步进入工业化和工业化加速的阶段,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比重会不断上升。工业产品的制造需要更多的技术水平,对高等教育的需求会增加,第三产业中的金融业、信息技术、咨询服务等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则更高。本文使用计量经济方法,建立回归模型,得到对应于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可以进行国际比较的高等教育规模的国际平均水平,以消除不同经济发展水平不同造成的不可比性。以Rhedu表示25—64岁人口中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作为一个国家高等教育发展规模的指标,以RGDP2、RGDP3分别表示第二产业中的工业增加值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GNIC表示人均国民收入,并分别取对数,建立如下计量模型: lnRhedu=α+βlnGNIC+λ2lnRGDP2+λ3lnRGDP3+μ 样本数据均为2005年数据,其中:中国高等教育人口比重根据《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资料》推算得到,其他国家高等教育人口比重数据来自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出版的《Educational Glance2007》;各国人均国民收入均来自《国际统计年鉴2007》;中国工业增加值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来自《中国统计年鉴2007》,其他国家工业增加值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数据来自世界银行网站的世界发展指数(World DevelopmentIndicators)。由于数据限制,样本只包括了31个主要国家。

用最小二乘估计法进行计量回归检验,得到如下回归方程: lnRhedu= -28·570 + 0·203 lnGNIPC (-3·917) (2·134) + 2·700 lnRGDP2+ 5·138 lnRGDP3 (3·941) (3·805)5 R²= 0·641 从方程结果看,各变量对高等教育人口比例的影响都比较显著,模型具有解释能力。根据回归方程,各变量的系数分别为0·203、2·7和5·138,说明人均国民收入对高等教育人口比例的弹性系数为0·203,即人均国民收入每增加1个百分点,高等教育人口比重将增加0·203个百分点。工业增加值占比对高等教育人口比重的弹性系数为2·7,说明工业增加值每增加1个百分点,高等教育人口比重将增加2·7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对高等教育人口比重的弹性系数为5·138,说明第三产业增加值每增加1个百分点,高等教育的人口比重将将增加5·138个百分点。结果显示,工业和第三产业的增长对高等教育人口比例的提升具有明显效果,特别是第三产业的发展效果更加突出,这说明加快发展第三产业对发展高等教育意义重大。把中国2005年的人均国民收入、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代入上述方程,2005年中国高等教育人口比重的国际水平应该是10·2%,而实际上只有6·6%,相差3·6个百分点,说明中国高等教育规模仍未达到相应的国际水平。

五、结论及政策建议

第一,中国高等教育人口比重低于与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相应的国际平均水平,中国高等教育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因此,既不能简单地把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归咎于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也不能以高等教育的资金缺、资源少为由减缓高等教育的发展步伐。事实上,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因素很多,既有需求方面因素,也有就业观念、就业信息方面的原因,“无业可就”与“有业不就”的现象同时存在。改善中国高等教育的供给能力一方面要在经济快速增长、财政收入大幅提高的情况下保证财政性教育的支出承诺,同时要从税收政策、制度环境和管理机制上引导社会资金以捐赠、合作、办学等多种方式进入高等教育领域。

第二,中国高等教育的供给结构不合理是造成高校毕业生就业困难的重要原因。近10年来,中国经济进入工业化加速推进的阶段。从三大需求看,1997—2001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平均为14·1%,而2002—2006年平均为24·6%,年平均提高10个百分点。从三次产业看,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1997—2001年平均为40·4%,而2002—2006年平均为41·2%,年平均提高0·8个百分点,特别是2005年、2006年分别达到42·0%和43·1%。这一经济发展特点决定了对应用型、技术型学科和专业人才的需求会大大增加,相应的应用性学科生源规模应该增加,面向生产实践一线的专科层次比重应该提高。根据1998—2004年中国高校各学科有关数据,从学科结构看,经济学(含管理学)、教育学、文学和法学四个学科在校生增幅最大,而应用性很强的工学、理学、农学、医学等学科在校生占比出现较大下降。其中,工学由39·7%降为32·8%,理学由10·5%降为8·7%,农学由3·4%降为2·1%,医学由8·5%降为7·3%。从层次结构看,2004年与1998年相比,在校专科生数扩大了4·7倍,超过本科的3·3倍(谢维和等,2006)。从数字上看似乎层次结构在优化,但实际上,中国目前的专科教育更多地还是一种“压缩型本科”,面向生产、管理、技术一线的技术应用特点并不明显。这些情况表明,高等教育结构的供给结构与经济增长的需求结构存在一定偏差。第三,随着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高等教育的需求将会进一步加大。近些年来,尽管中国经济连续保持10%左右的高速增长,但经济增长带来的就业效应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就业效应并不明显,主要原因是经济结构调整比较缓慢,第三产业发展滞后。可以肯定,随着我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第一产业比重将继续缩小,第二产业的技术含量以及产品的升级将加速,第三产业将获得快速发展,特别是政策法律法规的进一步完善将加速金融、法律、信息技术的发展,带来对高等教育人才的巨大需求。

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高等教育的发展,要在不断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同时进一步加快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

上一条:地方高校制定发展规划的实践与探索
下一条:立足优势 科学定位 建设特色鲜明的高水平大学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西安科技大学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58号 电话:029-85583114 邮编:710054 陕ICP备10002064号